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深夜代笔人第147章被封印了吗

发布时间:2020-01-24 17:08:19

深夜代笔人 第147章 被封印了吗?

虽然不想承认,可事实却是如此,我尴尬的点点头。

“联结啊联结!”赢鱼说道,“你用纸灵和我联结啦,所以能探求我的内心,你刚才看到的就是我内心最深刻的回忆与想法,你可是代笔人啊,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内心...”我自言自语道,“那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挖出更深的回忆?”

“理论上是这样的,”赢鱼说,“但我已经出现在这里,应该就证明你留在纸灵空间的时间不长了。”

“纸灵空间?”

“嗯,是属于时间缝隙虚空的一种,你的意识把我拉到了这里。”

“我的...意识?”

“和我联结后,我与你的妖力就是相通的,你强烈希望保护我的意识打开了纸灵的空间,把现实中的我带到这里保护起来。”赢鱼笑了笑。

“那我呢?”我指了指自己,“我也进来了,岂不是意味着我们回不去啦。”

“当然不是,你只有意识来到了这里,和我不同。”它说,“谢谢你从宗安大人的手下保护了我。”

我突然想起来,它是希望和宗安签订契约,而不是我...

“抱歉...”我说,“没和你打招呼就擅作主张的和你联结...”

“说抱歉的应该是我,”赢鱼说,“给你带来了这么多麻烦。”

“宗安这么对你,你会记恨他吗?”

“当然不会,他可是我的光,”赢鱼看着自己的回忆,“如果不是他,我根本找不到自己活在世界上的意义。”

“这么说,你已经找到了?”我问它。

“宗安大人走后,我一直在想他留下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赢鱼说,“于是我第一次认真的观察大海,终于明白了他的用心。海上除了日出日落和鱼儿以外,竟然也有着我一直向往的东西。”

“向往的...人类的生活吗?”

“嗯,来往的船,”赢鱼说,“捕鱼的船上总有人唱着家乡的歌谣,货船上总是有各种漂亮的盒子,邮轮上充满歌声与香气,虽说和宗安所讲述的陆地生活差别很大,但依然有趣无比,我每天穿梭在不同的船之间,听他们的故事,可这还不够,只是听故事不足以让我找到自己为何出生在世界上的意义。”

“你刚才说,你已经找到了?”

“刚开始我以为也就是如此,直到有一天,一艘我很喜欢的渔船遇到危险,”赢鱼回忆着,“那天风浪很大,就算是巨大的货轮也在海中摇摇晃晃,可奇怪的是,船上的人就算害怕也没有离开他们的船,大家努力着转换方向,彼此鼓劲彼此安抚,尽可能保证船不会被海浪打翻,看得出来他们很爱他们的船,我突然觉得人类是很强大的生物。”

“再强大的人类,在自然面前都是弱小的。”我说。

“所以,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赢鱼说,“世界给予我搬运海水的力量,这份力量在陆地上或许是灾难,可在大海中,就变成了可以书写奇迹的力量。”

“成为大海上船只的庇护吗?”我问道。

“嗯,在大海上偶尔也能遇到能看见妖怪的人,”它说,“我很享受带领受困的船走出危险,看到他们转危为安的欣慰表情我也发自内心的高兴,久而久之我的事情也就在海上传开了,大家都很欢迎我的到来,我也越来越喜欢大海。”

“那你还想成为宗安的契约妖怪吗?”

“当然,无时无刻不在想,只要宗安大人有召唤,我一定随叫随到。”

“所以我还是该抱歉啊...”我说,“不应该随意写上你的名字。”

“其实也没关系了,我原本希望自己能成为他的光,让他走出心里的阴沉,”赢鱼说,“但已经不要紧了,因为宗安大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光,他现在只是看不清自己罢了,有了光的照耀,总有一天会变回真正的他。”

宗安的光?

“你没发现吗?那个一直陪伴他的人,无条件接受他的人,帮他悬崖勒马的人,”赢鱼说,“鹿可,就是宗安的光啊。”

鹿可...是啊,还有鹿可。

想到这里,眼前突然出现刺眼的光,身边的白色空间和赢鱼都一点点消失了。

“小克?你终于醒啦!”鹿可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来时的车里。

“发生什么了...额好疼...”我揉着快要炸开的太阳穴,晃了晃脑袋,“赢鱼和商羊呢?宗安呢?”

“宗安正在和法官办交接手续,”鹿可说,“他封印赢鱼的时候你突然冲过去,吓死我了,还好宗安及时控制了自己的力量,要是别人你可就惨了,要是直接被封印的力量击中,怎么也要躺个好几天。”

“交接?交接什么?”我着急的问道,赢鱼说我保护了它,那商羊...

“交接...赢鱼的事情,”鹿可说,“宗安已经把封印赢鱼的木盒交给了法官,妖怪法庭有专门的房间来看守这些封印木盒,至于商羊,宗安和法官求了情,山洪原本和商羊无关,而且当地的人们也很想念商羊,最后只是扣除了它之后三年的工资而已,现在它应该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封印的木盒...赢鱼...山洪...交接...

“赢鱼...被封印了?”我不敢相信的问道。

“那当然,”宗安打开车门坐了进来,“不然法庭不会善罢甘休的,总要有一个承担罪责的家伙。”

“可是...”我想辩解些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因为宗安的话也并不全错,山洪的确因为赢鱼而起,还造成了人类的伤亡,想要全身而退本就是有问题的。

“先开车吧。”宗安说。

车在路上平稳的行驶着,地面和来时一样平整干燥,根本没有雨鱼的痕迹。

“要不要下去透透气,”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路边已经开始出现房屋的时候宗安说道,“这附近空气很好。”

可我并没有这个心情,“我不去了,你们俩去...喂喂喂,鹿可!”

鹿可直接一脚把我踹下了车...

“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直接从车上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腰椎都要断了。

“你的负能量都要把车挤爆炸了,再不把你扔出去我就窒息了。”鹿可哼了一声,自己跑到不远处的大树下休息去了。

宗安走到我身边,“还好?”

“嗯,还好。”我站起身来。

“到前面聊聊,有话说。”宗安说完就自己走到前面的草地上席地而坐。

我在车旁边站了一会儿,也走了过去,和他并排坐下。

“赢鱼,你真的封印了吗?”我忍不住先开口道。

“你觉得呢?”他怎么从来都不能正面回答人的问题。

“不知道。一个我告诉自己,你就是这样的人,赢鱼有错,自然应该受到惩罚,封印它交给法庭,既能避免麻烦的事情也能让自己声望提高,”我说,“但另一个我说,你不会这么做。”

“哦?”宗安侧过头望着我,“最后呢,哪个你赢了?”

“还打架呢,没分出胜负。”

“看看你的纸灵,答案不就出来了。”宗安说。

我一愣,是啊,我怎么这么笨呢,假若赢鱼被封印了,纸灵上的名字肯定会消失。

我慌忙拿出纸灵,翻开一看,赢鱼两个字好端端的落在纸上,安全的很。

“呼...”我舒了口气,“还好还好。”

“还好什么?”

“还好它没有被封印。”我说,“还有个问题。”

我想问宗安,是因为我的纸灵阻碍了他的封印,还是别的什么。

“不用问了,”宗安说,“我也是在赌博,仅此而已”

(本章完)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挂号
西安碑林医院怎么样
湖北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徐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三亚权威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