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南柯一梦水淹解放区的阴谋是怎样幻灭海口商家

发布时间:2020-02-14 15:48:11

南柯一梦:水淹解放区的阴谋是怎样幻灭的?

有史以来,黄河与鲁北平原几度揖别、几度拥抱,演绎过无数沧海桑田的故事,留下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古训。

曾几何时,面对那浩浩黄流,听着那滚滚涛声,这方土地上的人们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他们知道,有了黄河就有了不竭水源,就有了枣林桑园,就有了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他们也知道,枕河而居就等于伴虎而眠,就会有溃堤决口,就会有田舍冲没,就会有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黄河是一名慈母,但很多时候她也要发威,让人痛心疾首,束手无策。尤其是当天灾与人祸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更让人难以预料,防不胜防。

1938年6月,为阻挠日军占领徐州后继续西犯,下令掘开河南郑州花园口的黄河大堤,让黄河改道南泛,制造了一个包括豫、皖、苏三省44个县的黄泛区,89.3万人为之丧生,391.15万人流离失所。

抗日战争胜利后,提出要梗塞花园口决堤口门,让黄河水回归故道,重回利津流路。

此举名义上是为了恢复黄泛区人民的生产生活,实质上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在于再次"以水代兵",把位于黄河故道下游的我党领导下的冀鲁豫和渤海解放区一分为二,切断华北、中原、华东解放区的联系,以便于各个击破。

黄河归故,一场并非没有硝烟的战役考验着解放区军民。

1黄河改道南泛之后,暂时阔别了齐鲁大地,全部黄河下游也因此干涸,数百里河床变成了漠漠白沙和萋萋荒草。有相当一部分河床,已经被垦为农田。

据统计,仅渤海区(辖6个地区、41个县市,面积5.2万平方公里,人口1000万)境内的黄河滩区,当时就建有1400个村庄,有60万人在此耕种和居住。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迁移农舍、保护耕地、修筑黄河大堤各项工作,任务相当艰巨。

黄河归故是大势所趋,关键是如何归故才能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何时归故才能将解放区人民的损失降到最低。

为了中华民族的长远发展和黄泛区人民的根本利益,我党政军民以大局为重,支持让黄河回归故道。

但鉴于黄河故道内有大批村庄、人口需要迁出,黄河改道南流已经用时8年,黄河故道两岸1000多公里的旧堤经过战争破坏和风雨侵蚀都已残破不堪,不再具备防洪能力。

如不先行复堤浚河、抢修险工、迁出河床内的居民而仓促引黄归故,只能是制造第二个黄泛区。

为此,我党提出,在黄河故道下游段未复堤之前,决不能先行堵口、引黄归故。

但当局为让水淹解放区的阴谋尽快付诸实施,在单方面决定引黄归故后,立即成立了黄河水利委员会领导下的黄河堵口复堤工程局。

尤其是在美国水利工程师塔德的蛊惑下,当局对在当年6月底前实现花园口口门合龙信心十足。

1946年3月1日,在事前未与解放区协商的情况下,花园口黄河堵口复堤工程正式动工。

为寻求稳妥的引黄归故方案,我党一面及时向沿黄解放区群众宣布黄河归故的消息,以便准备复堤;一面向全国申明"先复堤、后堵口"的主张;同时在经济上要求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简称"联总")和当局承当解放区的复堤工款和河床内居民救济款。

我党的严正立场,国际国内强大的舆论压力,使当局不得不同意与方面就黄河堵口复堤问题作进一步商量。

并派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兼黄河堵口复堤工程局局长赵守钰等前往河南新乡,同正在那里进行军事调解的代表张治中、代表周恩来、美国代表马歇尔等商谈有关黄河归故事宜。

此后,以我解放区代表为一方,以黄河水利委员会代表为另一方,在有"联总"代表参加的情况下,围绕黄河归故问题进行了屡次谈判。

4月7日,解放区代表与黄河水利委员会代表签订了《开封协议》,约定堵口、复堤两项工程同时进行。

但花园口合龙放水日期,须俟会勘下游故道和堤防淤垫、破坏情况以及估修复堤工程大小而定。

《开封协议》签订后,黄河水利委员会、黄河堵口工程局局长赵守钰,总工程师陶述曾,黄河水利委员会山东筹备处主任孔令璇和"联总"代表、美籍顾问塔德等开始对黄河下游菏泽至入海口一段进行实地勘察和调查。

4月11日晚,赵守钰等一行10人抵达利津县城。利津县人民予以热情接待,并转达了渤海区党委、行署对复河修堤的意见。

以后,陶述曾、孔令璇等人又专程到惠民市,听取了渤海区行署主任李人凤关于堵口复堤工程问题的意见。

李人凤提出复河修堤的四项意见:一是先复堤而后堵口,以免下游人民遭受灾害。

二是黄河入海区(垦利县)过去无堤,此次修堤时应同时修筑新堤。

3是垦利县于黄河故道处建立的200余个新村,及其他县河堤河床内新垦土地、房屋、居民损失皆应予以补偿。

四是为保证完成修堤浚河任务,渤海区人民必须有自己的代表参加治黄机构。

4月15日,赵守钰一行返回菏泽,会同冀鲁豫行署主任段君毅及渤海区行署代表、垦利县县长刘季青等举行座谈,并达成《菏泽协议》,进一步明确了先复堤浚河、整理险工地段、迁移河床居民,待复堤工程竣工后再行花园口大堤合龙的原则。

《协议》中规定的其他内容有:(一)河床内村落救济问题。

新建村由黄委会呈请行政院每人发给10万元(法币)迁移费,救济问题由黄委会代请"联总"、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简称"行总")救济。

解放区负责召募、组织互助,并想法安置,组织转移。

(2)施工机构问题。

冀、鲁两省修防处设正、副主任,正主任由黄委会委派,副主任由解放区委派。

(3)交通问题。

为了施工方便,急需恢复之交通应根据施工情形逐步恢复,但不得用于军事,并由当地保持秩序。

(4)币制问题。

由黄委会派会计、审计人员与解放区会商后决定。

同一天,渤海区行署发出训令,指出黄河归故势在必行,若不早筑堤防,可能被其灾害,动员沿黄各县立即行动起来修筑黄河大堤。

2《菏泽协议》比较全面充分地斟酌到了黄泛区和解放区人民的利益,如果照此执行,在下游复堤、疏浚和迁移工作完成后,再将黄河龙牵回故道,将是一个多赢的结局。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菏泽协议》墨迹未干,当局再次急不可耐地撕下了伪善的面具。

就在《菏泽协议》签订后的第二天,中央通讯社就违背《协议》内容,发布了"黄河堵口复堤决定两个月同时完成"的消息。

4月19日,又利用中央通讯社发布简讯,否定《菏泽协议》。并制造流言说:"下游复堤工作,已与共方商定于两个月内配合花园口堵口工程同时完成。"接着,就调集大批民工、机械抢堵花园口,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亲赴工地督导施工。

5月8日,电令黄河堵口复堤工程局,堵口复堤工程务必赶在7月1日完工。

明显,当局是要有意撕毁《菏泽协议》,不顾黄河下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提前堵口引黄归故。意在淹没冀鲁两省沿黄解放区,以配合军队发动内战。

针对当局背信弃义的行径,渤海区党政军民动用一切宣传工具,宣传我党先复堤后堵口的正义主张,揭穿当局的诡计。

黄河下游沿岸各县群众,包括部份社会贤达士绅普遍发起签名运动。

渤海区救济会、参议会、各救总会也联合通电提出,坚决反对无理破坏《菏泽协议》。

而在黄河堵口工程局内部,也掺杂着赵守钰、陶述曾等正直的官员、专家与只管堵口、不问复堤的美籍顾问塔德之间就技术层面的矛盾和分歧。

民众的声讨、正义的抗争,让当局陷入了尴尬的地步。

5月18日,在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调停下,当局被迫重新回到谈判桌前。

双方在《开封协议》、《菏泽协议》的基础上达成了《南京协议》。

其主要内容是:(一)下游复堤工作争取在6月5日前开工,复堤工程所需的一切器材、工粮、工款由"联总"、"行总"、水委会尽快提供。

老是经间期出血怎么办
每日吃什么药治疗阳痿
月经量多是什么原因
口腔溃疡病因是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