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无疆行者第三十二章恶魔之谜

发布时间:2020-01-24 22:50:34

无疆行者 第三十二章 恶魔之谜

关于阿历克斯的告白与性别之谜,陈安暂且决定回避这个问题。

他转过脸不再看向阿历克斯,而是将心思放在了眼前的通道大门。

“开启通道大门。”

他试探性地发出了命令,看看前哨站内的人工智能是否会再次给予回应。

——请求通过。

随着陈安话音刚一落下,通道内便响起了人工智能标志性的机械合成声,同时眼前的大门唰的一下敞开了。

——是否重置门禁。

当陈安刚想招呼阿历克斯进入大门,不想人工智能的声音自己主动响起。

陈安愣了一下,因为人工智能太过“善解人意”的表现实在惹人生疑,要知道这里可是专门负责监测预警的前哨站,从某种角度来说属于军事工程,而军事工程向来都以戒备森严著称,何况是重中之重的内部安全问题,而这里的人工智能就像唯命是从的傻瓜系统,怎么看都觉得不正常。

“请问你该如何称呼?”

对此,陈安必须了解其中的原因才会放心进入通道大门。

——索因兰翡翠集团研制的水晶II型中枢智能管理系统,产品编号β-1796。

人工智能的回应出乎了陈安的意料,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给他了一个如此标准的正式回答。

“这座前哨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恢复数据之中,请耐心等候。

人工智能在响起这句话后顿时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至于一旁的阿历克斯早就让陈安与人工智能叽里呱啦的互动给弄得一头雾水。

“安,你到底在和那个傀儡说些什么啊?”

“我正在深入了解这个傀儡与前哨站的情况。”陈安解释道。“因为我总觉得对方的行为有些不太对劲,打个比方来说,你无意闯入了一个人的家里,结果非但没有遭到驱逐攻击,反而还被当成为了这个家的主人,你觉得这样的情况正常吗?”

“不正常。”阿历克斯摇着头道。

“这里的情况便和我刚才打的比方差不多,所以在没有了解具体的情况前,我是不敢有任何贸然动作的。”陈安道。

“可是,如今我们都处于对方内部之中,倘若对方真要对我们不利的话我们又有何办法?”阿历克斯忧虑道。

“……”

陈安尚未想清楚如何回复阿历克斯,人工智能突然响起的声音便打断了他的思路。

——数据恢复完毕,正在调取数据资料中。

——调取完毕,资料整理成功。

——索因兰新历8774年6月20日11时,歌雅仆从军攻陷0074防线,1796预警前哨站收到索因兰最高执行委员会的紧急撤离命令。

——索因兰新历8774年6月20日12时,1796预警前哨站中枢智能管理系统因人员操作失误开始格式化,自爆系统失效。

——索因兰新历8774年6月20日13时,1796预警前哨站关闭,中枢智能管理系统进入休眠模式。

——索因兰新历23918年3月13日9时,1796预警前哨站中枢智能管理系统唤醒成功。

在人工智能将这座前哨站发生的情况完整讲述过后,陈安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当年恶魔与众神的战争在后期节节败退,所谓的0074防线陷落后,恶魔高层立刻紧急撤离了1796预警前哨站的所有监测人员,或许是因为太过仓促的关系,这座本该销毁的前哨站却因操作人员的失误幸存了下来,同时格式化的中枢智能系统在无人管理下随之陷入了长达万年的休眠状态。

而中枢智能管理系统不知何故唤醒之后,作为第一个接触系统的陈安,在成功通过系统的身份识别,经过格式化的系统便误将陈安当成了前哨站的管理者,由此难怪系统会对他唯命是从。

只是——

系统的身份识别似乎太随意了吧?

碳基人型生物?这岂不是说是个人便能通过身份验证?

这时,陈安突然想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事情。

如果系统最初是根据碳基人型生物进行身份识别的,研发出这套系统的恶魔为何要这么设置?难道……恶魔也是人类?

尽管他对恶魔神明的真实身份早有猜测,但他却从没想过所谓的恶魔会是人类。

在这一刻,他仿佛看见笼罩着这个世界的迷雾都在慢慢消散开来。

“安!安!”

阿历克斯见陈安愣在原地许久没有反应,内心顿时不安地连声叫唤着他的名字。

“我没事,刚才想些问题入迷了。”

陈安回过神来,满脸歉意地朝对方说道。

“安!那个傀儡又说什么了?”阿历克斯不由问道。

“它详细说明了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情况,并且也让我明白了它对我们没有恶意。”陈安长舒了口气,道。“我们走吧,看看前哨站内部有没有可以帮助我们的东西。”

……

“这些文字你们是从哪里看到的?!”

贝拉欧卡科尔曼爵士的家里今日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尽管科尔曼爵士在贝拉欧卡颇具权势地位,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然而在神殿面前,科尔曼爵士可不敢有任何放肆。

在托兰命人摘录下银色大门边上发现的铭牌文字后,负责寻人翻译的神殿卫士首先想到了科尔曼爵士的父亲,因为他的父亲可是被称为贝拉欧卡最博学的人,甚至贝拉欧卡唯一的图书馆都是对方开设的。

神殿卫士在图书馆搜寻无果后,结果得知老科尔曼生病在家,他们便立刻赶往了科尔曼爵士的家里,并要求老科尔曼出面帮助他们翻译摘录的文字。

迫于神殿的压力,正处于生病期间的老科尔曼不得不爬起床协助神殿的蛮横请求,在他看见摘录文字的第一眼,他顿时满脸惊讶地向神殿卫士询问出声。

“这是神殿的机密。”

可惜神殿卫士却冰冷的拒绝回答。

“没想到啊,居然在我有生之年居然还能看见真正的恶魔文字。”

老科尔曼失望地叹了口气道。

“什么?!这是恶魔文字?”

周围人听后齐声震惊道。

“是啊,恶魔文字早已失传多年,我还是在年轻时跟随导师于一处上古神话战争的遗迹里发现过恶魔的文字,可惜那个遗迹在我们第二次去的时候已经消失了。”老科尔曼感慨道。

“那个遗迹为什么会消失了?”身边的科尔曼爵士好奇道。

“因为神殿在得知后销毁了那处遗迹。”老科尔曼有意无意地看了眼面前的神殿卫士。

“你可看得懂这些恶魔文字的意思?”意识到事关重大的神殿卫士直接道。

“看不懂——”老科尔曼摇了摇头。“倘若我的导师还在世的话,他一定看得懂上面的恶魔文字。”

“那你知道贝拉欧卡还有谁对恶魔文字有过研究?”神殿卫士蹙眉道。

“其实你们找错人了。”老科尔曼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道。“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都懂得恶魔的文字,但绝大多数都不是我们这种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神殿卫士冷冷注视着他道。

“我想说的是,你们只需要把这些文字交给你们的主祭大人,到时候你们的主祭大人自然有办法找到懂得恶魔文字的人。”老科尔曼平静道。

“我们走!”

神殿卫士听后,收回摘录文字的羊皮纸,干脆直接地带人离开了科尔曼爵士的家里。

而科尔曼爵士此时早已冷汗浃背,待送走神殿卫士后,他立刻回到父亲的身边抱怨起来。

“父亲,您刚才的举动太冒失了!你不知道我刚才多怕你言语得罪了他们。”

老科尔曼披着外衣默默站在窗前一言不发,良久,他才回过头朝自己的儿子说道。

“你知道我刚才说出的最后一番话是什么意思吗?”

“啊?!”科尔曼爵士愣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说神殿内其实有人懂恶魔文字?!”

“呵呵,我甚至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整个世界除了神殿之人,恐怕再没人可以看懂恶魔文字。”老科尔曼半眯着眼道。

“不会吧?世界如此之大,肯定不乏这方面的学者专家能够看得懂恶魔文字的!”科尔曼爵士不信道。

“你知道我的导师是怎么死的吗?”老科尔曼突然道

“您不是说过他老人家是病逝的吗?”科尔曼爵士感到莫名其妙道。

“导师只是对外宣称病逝了而已,实际上他是被神殿给暗害的。”老科尔曼瞬间脸容冷峻道。“你知道为什么神殿会暗害我的导师吗?仅仅是因为神殿发现了我的导师可以看懂恶魔文字……现在,你明白了我为何会说这个世界只有神殿之人可以看懂恶魔文字了吧?”

科尔曼爵士瞪圆了双眼不敢置信道:“神殿为何要这么做?”

“因为一些恶魔文字中蕴含着神殿不愿让世人知道的一个天大秘密。”老科尔曼道。

“秘密?什么秘密?难道说,父亲您……”科尔曼似乎明白了什么,看向老科尔曼的眼神都变了。

“呵呵,其实,我什么都不懂。”

老科尔曼朝自己的儿子意味深长地一笑,然后返回卧室继续休息养病。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网上预约
文水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太原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邢台妇科治疗方法
绍兴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