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靳尚谊当前中国油画没有国际地位

发布时间:2019-10-13 00:59:04

靳尚谊:当前中国油画“没有国际地位”

金瓶梅 高清观看

我国当代油画的代表人物之一,1934年12月生于河南焦作。曾任中国美协主席、中央美院院长、中国文联副主席,现为全国政协常委、中央美院博士生导师、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从艺六十余年,创作了一大批影响深远的艺术作品,其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塔吉克新娘》、《青年女歌手》、《晚年黄宾虹》等,深深影响了一大批年轻油画家。

2011年12月29日,由东莞市莞城街道办事处、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办的“靳尚谊与中国油画研究展”在东莞市莞城美术馆举行,靳尚谊应邀前来。期间,无论他走到那,周围都是人潮涌动。

今年已经78岁的靳老相当平易近人,尤其难得而可贵的是他敢于直言,能冷静从容地面对纷繁的世界。他直陈当今美术界的某些讨论纯属“神经衰弱后的失控现象”,坦承中国油画“没有国际地位”,他用时事来劝诫当今火热的艺术界,“大家都急着赚钱,什么伪劣产品都出来了”,“我的成就就在于不着急”。

无论靳尚谊走到那,粉丝都紧紧跟着他。

靳尚谊:我的成就就在于不着急 当前中国油画“没有国际地位”

艺术界的争论都是在发泄一种情绪

不用争论,好画坏画,一看就清楚

靳尚谊对艺术争论很不以为然,甚至对争论表现出一种反感情绪。他说:“画家很简单嘛,争论是那些评论家弄的,评论家要写文章嘛,不然他们就没事干了。”

他认为,艺术界的争论都是在发泄一种情绪。“一百年来,中国的知识分子的精英人物几乎全是考虑改造中国,包括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徐悲鸿与徐志摩的争论,都是政治性的争论,争论怎么画才能对中国更有用,才能使中国强盛起来。这种思维,在‘文革’时期发展到了极致,大家什么都不干,在那儿搞政治运动,争论,满脑子路线斗争的思维。以至于‘文革’以后,上世纪八十年代,全是用政治思维研究各种问题,美术上的这种争论,跟文革的大字报的争论是一样的,没有任何意义。争论的人都不了解西方,拿只言片语,表面理解,在发泄情绪。”

靳尚谊将这一现象称之为“神经衰弱状况”,“所有人都控制不住,处于失控状况。包括美术界老提到的‘黄山会议’,说它很重要。什么叫重要?那是一个典型的文革压抑后的大发泄,讨论问题没有焦点,都在发牢骚,谁也不听谁的,典型的美术界的神经衰弱后的失控现象。”他说,一直到现在,还是什么都争,特别是对油画的争论,“反对传统,反对写实,提倡现代,说过去那些东西落后了。其实,争来争去没有任何意义,画家画出好画就行了,不管什么风格,好画坏画,一看就清楚。”

靳尚谊大声呼吁:艺术上千万别再争论了!下面再次响起一片掌声。他情绪激昂:“越争论,大家越糊涂。你脑子清醒了,不争论了,大家才能做事。越争论,越画不好画。”

急着赚钱,什么伪劣产品都出来了

只有降低速度才能解决问题,艺术也一样

靳尚谊很善于从时事入手,然后话锋突然一转,讲到他最熟悉的艺术。这次,靳老再次发挥了他的这一特性。

靳尚谊说,“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速度问题,基础问题。中国的GDP是世界第二位,但一平均,完了,一百多位。所以现在要解决新的问题了,一是改变过去的经济发展方式,现在中央的政策也是说(中国的发展)不着急。再着急我们就不可能往前发展了!我举过很多例子,原装进口汽车,很好,零件一国产化,就不过关,这是什么问题,这是非常小的问题,也就是工业的基础问题。要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而要真正解决这一问题,关键是要降低速度。过去的速度太快了,大家都急着赚钱,什么伪劣产品都出来了。只有降低速度,才能解决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艺术,也一样!我的成就就在于不着急。我做的就是这些事,并不重要,但是,我的优点就是不着急。”

出国比较后才知道自己画得不好

老老实实抓基础,一步一步画到现在

靳尚谊接着讲到另外一件事,“我出国比较早,1979年我出过一次国,1982年,我在美国住了一年。出国之前,我画得也算不错了,也看了一些西方的油画,跟着苏联的画家学,结果一到欧洲到美国,看到大量的从古典到现代的油画,我一下子发现我的画根本不行,这根本不是风格问题,是水平问题。他们什么风格都是好的,我呢,不管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都不行,我的写实绘画原来算是不错的了,一比的话,差远了。怎么提高呢?我的差距在那儿呢?我开始思考这些问题。”

回国后,靳尚谊开始“搞古典的”,画出了名作《塔吉克新娘》,“有人一看,说新古典主义出现了,其实,我根本没想什么新古典主义,我要解决的,是基础性的问题。我是用古典主义的画法,解决了一些基础性的问题。当时,我和舆论是对着干的,舆论是鼓励向前发展的,说写实已经落后了,我的是落后的,不是往前走的。”但靳尚谊不为所动,最终得到艺术界的认可。“我没有什么优点,就因为我比较老实,我比较抓小问题,不抓大问题,这样,我一步一步画到现在。”

批评

莞城美术馆办展览理念超前 中国美术馆做不到

有人向靳尚谊请教基层美术馆的发展思路。靳尚谊不吝对莞城美术馆的称赞,“办了很多展览,一个基层美术馆办到这种程度,不简单!这家美术馆的做法与欧美国家的美术馆差不多。它的展览不是一星期两星期,而是两个月三个月,这种做法和欧洲、美国、日本都是一样的。没有藏品,你现在这样做,就很好。”他同时感慨说,在这一点上,中国美术馆都做不到!“西方的美术馆有很多藏品,它以固定陈列为主,虽然中国美术馆也有,但它不做,为什么呢?一个重要原因是:做固定陈列就收不到场租费,赚不到钱。”

靳老呼吁人们闲的时候,到博物馆、美术馆走一走,看一看。“在西方,到博物馆看展览,是生活的一部分。经常是全家人到美术馆欣赏,提高他们的文化修养。”但他也提醒市民:“所有的美术馆都是很安静的,不能大声喧哗,展品不能碰,但目前在中国,人们还没这个概念。”他举了一个例子,“我和一个企业家到欧洲一家博物馆,他老想动展品,不听我的劝说他最后还是摸了,一碰,警铃响了,闹得非常丢人。”

“希望你们这类的研讨会今后少一点”

靳尚谊并不喜欢出现在醒目的聚光灯下。在“靳尚谊与中国当代油画”讲座现场,他原本坐在台下静静地听,被请上台后,靳尚谊显现出自己的率性:“希望你们这类的研讨会今后少一点,西方没有这样做的。这种互动的方式,像发布会,跟学术研究没什么大关系。观众应该干什么呢?认真看展览!”

小程序开发报价表
微店上传助手
小程序开发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