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有妖气客栈 第五百八十八章 山精

发布时间:2019-09-25 23:29:19

有妖气客栈 第五百八十八章 山精

在山妖徘徊时,后面的妖兽脚步不停。

山妖造成的慌乱很快得到了缓解,许多山大人与山妖错身而过,向着城墙冲过来。

山大人身高丝毫不逊色于山妖,跳跃时更高,尤其踩在被自己同伴打倒的山妖身上的时候。

他们手里持着木削的长矛,一跃而起时将长矛狠狠地向城墙上投去,带着呼啸的破空声,令人心中发毛。

妖城城主和余时雨站在最中间,见长矛袭来,风狸手中的风狸杖随手一指。

登时所有向他袭来的长矛调头向他们的主人飞去。

这些跃起来的山大人甚至没来得及落下,就眼睁睁看着长矛扎入了自己的胸口。

血伴着惨叫,在斜阳下开出妖艳的花。

但城墙上别处的城卫就遭殃了,长矛来势汹汹,许多来不及躲避的狐卫中了招。

有的长矛甚至串起了糖葫芦,直接把狐卫和身后的狼卫钉在一起,再带着他们插在后面的城墙上。

长矛甚粗,肠子,鲜血一起涌出,染红了旁边的衰草,在风中轻轻的摇动着。

有一头狼卫的巨狼猝不及防脑门中招。

它来不及惨叫一声,矛尖就直接从屁股钻出去,带着它冲出城墙落在城内,直接落在小狼主和狼主的身前。

在他们身后,站着狼族和狐族的妇孺老幼,因为狐族族长胡老头不在妖城,现在狐族由老狼主统领。

小狼主座下骑着同样年幼的小狼在见到狼尸后不安的叫起来,被小狼主抚摸一番脑袋才安静下来。

老狼主看也不看脚下的狼尸,抬头望着城墙,望着一朵又一朵的血花在城墙上绽放。

一道鲜血顺着城墙的缝隙留下来,在残红的土墙上留下一块发暗的印记。

“盾阵,盾阵。”少狼主大声喊。

其实不用他吩咐,站在狐卫旁边的狼卫已经从身后巨狼背上取下盾牌,立在身前,将身旁的狐卫同样护住。

然而,山大人的力气太大了,长矛打在盾牌上,震得狼卫胳膊发麻,狐卫也在旁边帮着顶着。

“山妖上来了!”狐高在矛雨之中探出头,被唬住的山妖见到山大人无危险后又返了回来。

“不能让他们靠近城墙!”少狼主喊道,期望狐高能想个法子,像刚才那样再把山妖吓走。

山妖再笨也不会被同样的招数在短时间内吓唬两次,若是换个城墙,或者换个位子的话,故技重施才有用。

正在狐高皱着眉头一筹莫展时,忽见一道道寒光逼人的剑影出现在城墙外面,漫天铺开来,蔚为壮观。

见过仙人无数,风狸从来不曾见过这么大的剑阵,不由的回头惊讶的看了余时雨一眼,心想不愧是盟主的亲戚。

余时雨手中捏着剑诀,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长发在空中飞舞,身子有些摇晃,似乎站不稳了。

刚冲上来的山妖一怔,倒没有像上次见到巨龙那样赶忙后退。

倒不是他们胆子大了,是猰窳让人警告他们了:若再后退的后就格杀勿论了。

“幻术?”山妖全在思考,若为了幻术再逃跑一次就不值得了。

恰在这时,余时雨手中剑诀向前一推,万剑齐发,向山妖们扎去。

剑如流星,离着近的山妖猝不及防的纷纷中招,让他们手里的撞城锤砸不下去。

离着远的山妖见状,再也顾不上猰窳的威胁,丢了手中的撞城锤转身就跑。

“笨蛋,大人警告了,再后退杀无赦!”又被冲散队形的山大人队长怒道。

“你大爷的才傻,早死晚死都得死,为什么不选择晚点死?”山妖一把推开山大人向后奔逃。

山大人一愣,这话说的不错呀。

随即醒悟过来:“你姥姥,你拼死把城墙撞出一个豁口来,咱们攻进去你们不就死不了了!”

山妖不听,“你都说是拼死了。”

“退回去你们就全军覆没了,冲上去还有生还的可能。”山大人队长苦口婆心,觉着自己快成山妖它姥姥了。

“你傻不傻,要死一起死,万一你死了,别的山妖还活着,它娶你媳妇怎么办?”

山妖不屑的瞥山大人一眼,继续跑路了。

“这你姥姥…”山大人队长还真无话可说了。

不过山妖还是有作用的,至少它消耗了余时雨大部分精力,剑阵落下的余时雨脸色苍白,气息也不匀了

有妖气客栈  第五百八十八章 山精

见剑阵不再落下,山大人松一口气,让手下继续投掷长矛,后面的枭羊这时也冲了上来。

枭羊又名山精,也是山中的妖怪,它是人形,身材高大,脸是黑色的,身上长满长毛。

相比山妖,山精要难缠的很,它狡猾,喜欢吃人,抓到人后会开怀大笑,以至于把唇翻了上去,遮住了鼻子眼睛。

正因为这样,山精在与人的斗争中攒下了不少的经验,凭借它的下肢经常在与人的战斗中占得上风。

山精的脚是倒着长的,脚跟后在前,脚尖在后,不知是否这个原因,山精蹦的很高,腾挪转移十分敏捷。

山精是有自己武器的,它左手上有一个竹筒,常以此夺取城卫或人的兵刃。

城卫被山大人的长矛压制,山精群趁这个机会来到城墙下。

他们踩着山妖的尸体一跃而起,又在城墙上踩几下,而后像蝗虫一般密密麻麻跃上城墙向城卫扑去。

一时间,整座城墙上陷入了贴身肉战。

风狸举起手中的风狸杖,刚要把迎面而来的几头山精扫落,被余时雨按住了胳膊。

“住手。”她沉声说。

风狸回头诧异的看着她,不知道余时雨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很快,扑上来的几头山精给了他答案:只见一头山精身子忽然一折,一爪子抓向旁边的山精。

一击致命!

这头山精打掉左边这头后,借势一跃又扑向右边那只,一爪子把右面山精两只眼给挠瞎了。

打落两头山精后,这只叛变的山精正好落在墙头,回头“唰唰“两爪子,把身后两头也收拾了。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待山里反应过来时,这头山精已经变成了一只白猫,“喵”的一声跳进余时雨的怀里。

风狸心有余悸的看了看白猫,方才它表现出的实力已经与他不相上下,至少也是个与仙人不相上下的妖。

见它居然乖顺的呆在余时雨的怀里,风狸对余时雨的身份,或者说她背后的余家更加好奇了。

那可是娶了东荒王的家族啊。

随便出来的一个亲戚,她怀里抱着的猫都有与自己差不多的本事。

真不知道娶到东荒王的那人该厉害到何种地步,难道是上古人族的子弟?也不够格呀。

风狸脑中想着,手上动作不停,不时用风狸杖挥手之间将靠近的山精扫落,让他们近身不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要花多少钱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手术要多少钱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怎么预约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