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校草制霸录 四十四、斯人独憔悴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4:33

校草制霸录 四十四、斯人独憔悴

在集中‘精’力学习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阅读江水源感觉自己只是把高一上学期各科知识diǎn稍事梳理一下,再做几张测试卷,便迎来进入淮安府中后的第一场月考。

月考安排在十月一号,星期四。

在这个时空里十一可不是国庆节,更不会有七天假,因为国父孙百熙先生为了纪念推翻清政权、创立新国家的武昌起义,把国庆节定在了每年的十月十日,俗称“双十节”。在那一天,全国各地才会放假以示庆祝,如果逢十的话,还会在京师举行盛大的阅兵典礼。

早上江水源还是按照惯例六diǎn起‘床’,晨跑、练拳、吃饭,然后才和韩赟一道骑车直奔学校。

昔日与江水源、韩赟并称“三剑客”的杜文可最终选择了去淮安府实验中学就读,因为谁也无法确保他复读一年之后就一定能考上淮安府中,要知道绝大多数复读生中高考成绩反倒不如第一次,何况杜文可也不愿意去淮安府中给江水源、韩赟当学弟。

有时上学放学进出大院的时候江水源、韩赟还会遇到杜文可,但杜文可的表情平淡似水,朝着两人稍稍diǎn头后便擦身而过,再无其他话语。三剑客中没有任何人説错话、做错事,但以前亲密无间的好友就这样变成了形同陌路。

正是有鉴于此,江水源愈发珍惜与韩赟之间的友谊。

然而自从进入淮安府中之后,韩赟明显憔悴许多。他的头发还是一如既往地凌‘乱’

校草制霸录  四十四、斯人独憔悴

,但‘精’神头已经远远不如初三那会儿,从他的黑眼圈和眼睛里密布的血丝不难猜出他这些日子肯定经常开夜车,而且开到很晚!显然他为了学习和社团活动,已经决意舍弃部分睡眠时间。这让江水源有些为他担心,因为丧失良好的睡眠往往是身体和‘精’神崩溃的前奏!

韩赟今天看起来愈发憔悴,江水源甚至怀疑他整夜都在复习根本没有睡觉。而且相对于自己的轻松写意,他明显紧张许多,表情都有些僵硬。为了缓解好友的压力,江水源边骑车边开玩笑道:“小赟子,我怎么感觉你比分班考试时还要紧张呀?是不是想在你家浦潇湘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韩赟强笑道:“尽胡説,我能不紧张么?咱们学校老师上课实在太快,一堂课能讲四五页、五六页内容,这开学才一个月,就已经把一学期的课程上了将近一半,我到现在都还没追上老师的进度,天知道这次月考能考成什么样!而且老师上课时不讲重diǎn,光説些不着调的课外知识,下来我们只好自己拼命。高中知识diǎn还不像初中那样简单**,前前后后都连成一团,这节课有一diǎn不懂,下节课就有一大片不懂,到第三节课就有如听天书。早就知道淮安府中学习压力那么大,中考我就干脆再考差diǎn,和蚊子一起去实验中学,保证活得比现在轻松自在!”

江水源笑道:“那倒也是!听説实验中学‘女’生可是一抓一大把,像你这样的校草去了,还不得掉进美人窟中、胭脂堆里,天天头枕‘玉’臂、口尝朱‘唇’?确实活得比现在轻松自在!”

“还是班长呢!瞧你这思想污浊的,洁厕灵都洗不干净!”韩赟要不是骑在自行车上,估计就要抬‘腿’踹过来了。

江水源旋即又摇头道:“不过话説回来,实验中学虽然美‘女’如云、繁‘花’似锦,可毕竟没有浦潇湘啊!咱们小赟子可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痴情主儿,别説寻常的庸脂俗粉看不上眼,就算浦潇湘之外的其他美‘女’哭着喊着追他三十里地,他要是回头看一眼,警蜀黍尽管关他小黑屋!”

“关我小黑屋?你説话都得打马赛克,警蜀黍抓住你还不得枪毙五分钟?”韩赟横了江水源一眼,然后又问道:“猴子,你怎么一diǎn都不紧张?看来是‘胸’有成竹啊!话説老师上课那么快、讲得又那么杂,你是怎么抓住考试要diǎn的?有没有什么诀窍?”

这已经不是韩赟第一次向江水源讨教学习经验。

如果硬説江水源有经验或诀窍的话,那就是水北娘娘赐予那只手镯所带来的智商提高,包括远超常人的强悍记忆力与理解力,然后疯狂地预习,把知识diǎn都牢牢记在脑袋里。可这让江水源怎么回答呢?总不能説你去找个外星人,然后请她赋予你140以上的天才智商吧?所以前几次江水源都是以暑假期间提前预习了高一上学期课程为借口,才勉强敷衍过关。

最初看到韩赟神情憔悴的模样,江水源也曾想过如何帮助好友一把,比如传授他学习方法,可自己的学习方法韩赟根本学不来,同样一篇阿房宫赋,自己看一遍就能熟练背诵,而韩赟‘花’三五个小时也未必背得下来。若是韩赟照葫芦画瓢的话,绝对会‘肥’的拖瘦、瘦的拖死!其次想到的是帮助他及时解决课业上的难题。可是韩赟在学校时自然有班上老师负责解答,而且二班和十一班很有一段距离,两人也不可能为了一个问题来回跑;至于回家后,韩赟的爸爸是山阳初中颇有名气的中青年教师,水平比江水源不知高出多少,哪还用他出马?所以思来想去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帮助方式。

江水源尴尬地挠挠头:“要説诀窍的话倒是有一个,那就是我的记忆力比较好,不管课本上有什么、老师上课説什么都先全部记下来,然后慢慢梳理成知识架构。可这个诀窍未必适合你……”

韩赟之前已经见识过江水源神奇的记忆力,此时闻言只能叹息道:“我要能有那么强的记忆力就好了!”

説话间两人到了学校,停好自行车后挥手作别,各自寻找自己的考场而去。

这次月考按照上次分班考试的名次来排座位,江水源在第一考场第二号,前面是闻名全校的双料冠军李知礼,背后则是初中三年的班长柳晨雨。江水源对不动如山的李知礼倒是夷然不惧,军训期间两人分在一个班一个宿舍,吃住都在一起,説起来算是同窗同寝同袍的铁哥们,见面还能开上几句玩笑。而他对柳晨雨那个丫头就有些头疼了。

果然,在他走进教室之前,柳晨雨是趴在座位上漫不经心玩着橡皮擦,悠然等待考试开始的,结果看到江水源走进来,马上放下手中橡皮擦坐直身子,一脸严肃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接受采访呢!发现江水源眼睛看了过来,迅速扭头斜向上四十五度,甩给他一个骄傲的侧脸,轻蔑的“哼!”字在小巧的鼻腔里后手翻转体180度接直体前空翻转体900度后平稳滑出,直奔江水源两耳而去。

“班长早!”江水源主动打招呼道。

柳晨雨好像刚发现他一样,转过脸微不可察地diǎndiǎn头,然后冷声説道:“记住,这次我绝对不会输给你!”

“呃……”这个丫头怎么好像跟自己卯上了?江水源有些无奈地説道:“好吧‘女’王陛下,我就在这里,要杀要剐悉君尊便,江某要是皱下眉头就不是好汉!”

“贫嘴!”柳晨雨轻蔑地吐出两个字。就在她准备再次甩给江水源一个后脑勺的时候,眼睛余光瞟过窗外,却蓦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道身影瞬间让她由‘女’王范变成大姐头附身,气急败坏地叫道:“武阳珍,你不上课,跑来我们学校干什么?”

“我不是武阳珍,你没看见我!”武阳珍哧溜一下缩到了窗户台下面。

柳晨雨差diǎn没抓狂,快步跑到‘门’外,一把揪住武阳珍的耳朵:“你不是武阳珍?就算烧成灰我也能认得你!説,今儿不上课,你跑来我们学校干什么?可以啊,现在胆子‘混’大了,居然敢翘课,我看你又想吃竹笋炒‘肉’了吧?”

“我们今天上午全校体检,不上课。”有个柔弱的‘女’声解释道。

柳晨雨这才发现武阳珍身后还有两个年龄和她相仿佛的‘女’生,估计都是她班上同学,也不知被她灌了什么**汤居然被哄骗来了淮安府中。柳晨雨顿时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当下赶紧劝道:“你们赶紧去医院体检吧,等会儿人多。我们马上也要考试了,不准闲杂人等进入考场周边!”

武阳珍趁着柳晨雨和别人説话的工夫,一巴掌拍开她的手,灵巧地闪开阻拦,快步跑进教室来到江水源身边,笑嘻嘻地问道:“帅哥学长,你还认得我么?我是武阳珍。”

江水源笑道:“当然认得,武术的武、阳光的阳、珍贵的珍,今年十三岁,在山阳初中读初二,对不对?暑假的时候我们见过。”

“哇,帅哥学长,你好厉害,居然全都记得!”武阳珍马上喜笑颜开,扭过头得意地对两位同学説道:“怎么样,江学长是不是超帅、超温柔?”

两位小‘女’生连连diǎn头表示赞同。

而在边上的柳晨雨则是以手扶额,心中忍不住哀叹道:完了、完了,以后彻底别指望在那个坏蛋面前抬起头了!

————

7月1日,梦想杯票票超过30张,何叔熬夜加更一章,绝没有失言!

ww.h

焦作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焦作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焦作治疗睾丸炎方法
焦作治疗睾丸炎费用
焦作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