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五三五章 书籍中的神话(五)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9:43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五三五章 书籍中的神话(五)

大多数人还是成了活靶子,爬出来的速度成了他们最大的弱点。每一把狙击枪都射击得非常准确,几乎没有失手的时候。珊尔娜本身就是一个移动的改造作坊,以她对狙击枪枪械的熟悉程度,即使帝国在枪械的制造工艺和结构上与远海共同国有所差异,但都是隶属于枪械一类,在很多地方,两者都有着共同之处。

从重列上找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她就着手用简单的工具对着些枪械进行了简易的改装和调整,提升在战斗时的稳定性和准确程度。全部挑选了重型狙击枪,在没有精密工具仪器的情况下,想要大幅度提升威力,并不容易。最为重要的是,重型枪械在现今的情况下,威力已经完全足够了,达到了饱和的状态。

光学瞄准镜下,看着敌人的脑袋在一颗颗子弹下炸开,尸体从重列上摔落下来,珊尔娜感觉这就是一场平常时间中的靶场练习。火山基地追来的人只考虑到了速度,到达雪峰的时候,他们为了追上重列,并未到雪峰内部的仓库里去查看具体的情况。对他们的有效信息未曾收集足够。否则在这时,重列上是否还会有这种简易堡垒般的建筑,也是他们过后应该考虑的事情。

几乎所有人都从那些火力堡垒中出来了。因为数量和运气,一些人得以从攻击中活下来。他们紧挨着这些堡垒冰冷的钢铁板,死死贴在上面,重列快速前行的强风甚至让他们不敢抬起自己的脑袋。身体上的温度也被风很快带走,衣服也阻挡不了寒风带来的侵蚀。他们不能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想要往牵引车头那里爬,但这时,即使想要通过天窗爬到货厢里面去,也成了不怎么可能的事情了。

随身携带的通讯从刚才开始也断掉了。被单方面关闭,现在,里面只有不间断的电子杂音传出。

“牵引车头里面的人,怎么还没有出来?”仅有的少数幸存者期待着有人可以改变这种现状,但望去远方冒出大股蒸汽柱子的车头,那里一眼就可以看到重列前方正在变矮的山脉。除此之外,什么人影也没有了。

“嘭!”当他们期待着的时候,一道重重的摔落声音逆风传进了他们的耳朵。有些失真的声音,但这不妨碍他们看过去的视线。

一道面积颇大的黑影突然跃起,带着可以用眼睛观察到的重量,落在了第一节车厢上。

那是从重列上拆下来的几块大钢板,上面还用坚韧的绳子绑着一个人。那人眼睛紧闭,脸色正在迅速变青,且是个死人了。从后脑勺那里插进去的一把崭新战术刀非常明显,下一刻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以至于大部分人,都未曾注意到其他事情。

在绑着钢板的人被扔上车厢顶部的下一刻,十几道黑影就从四节牵引车头里有序跳下了重列。这些人在一旁的积雪山滚动了数十圈,站起来时,身上的巨大惯性力量已经被卸完了。

看也没有看身后的重列一眼,他们迅速扫视过眼前的景物,在确定了自己的具体位置后,就成了雪兔般,身体起落间,几秒钟后就完全消失在了这片被雪覆盖的枯木林里了。

“是他们!”科塔斯少校很惊讶,话语里带着吃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有疑惑。

卡西亚看向少校时,他正在想着合适的词语。

“基地里面一个前途光明上校的手下。平常时间都几乎看不到他们,因为我在基地里呆着的时间有些久了,还有些印象。全是那个上校的直属部下,且每个人的军衔都不见得会比我低,实力自然就不用多说。作为那个上校禁军般的士兵,都在我之上。”少校回忆着那一瞬间看到的有些印象的脸说,“感觉这里面好像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存在。”

“那被丢在车厢上的那个人?”卡西亚这时眯着眼睛看向重列前面,空中飘飞的雪对视线有些影响。钢板上绑着的那人的脸已经很模糊了。

“算是所有事情的起源了。”少校笑着说,而后却长长的叹息,因为胸口处积郁着莫名的情绪,不能看见事态的全貌,让他觉得自己正在随着重列冲向一个未知的黑色深渊,“那就是火山基地最高长官的助手,应该可以这么说。”

直到现在,少校也不确定怎么给老管家的身份定位。

“我们之所以会执行这一次任务,就是因为他了。人手都是他从火山基地中选出来的,作为当初任务的总负责人,我们的安排,以及通讯方面的事情,都得经过他的手。”少校说,

“但他现在死了。”卡西亚和重列上的大多数人一样,都在这时仔仔细细观察着老管家,想要看清楚他身上的所有细节。目光也在模糊之间,注意到了老管家后脑勺的那把刀上,“是跳下重列的那群人干的,之间还有其他事情,但我想和我们之间,应该没有多大关系。该由火山基地长官和那个上校去考虑。”

“确实是这样。”少校收起笑容,“少了老管家那边,现在,剩下的就只有我们和那几个躲起来的敌人了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五三五章 书籍中的神话(五)

。”

重列还保持着既定的速度前进,车厢上寒风更加猛烈,那些躲在简易堡垒后面的士兵,在这很短的时间里,已经坚持不住。缩着身体也不能保持住体温。很快一些人便失去了行动能力,重列晃动一点,便有人脱离紧贴着的依附物,摔了下去。

现在想要爬向就近的天窗钻进货厢里面,也已经没有可能了。最后的几个士兵想要尝试,但身体才脱离那些简易堡垒的保护,紊乱激荡的寒风就彻底在他们身前展现出了属于它们的原始力量。双手抓不稳光滑处理过后的车顶,在上面翻滚了几圈后,最终全部滚下了重列。

“就只剩下我们了?”短短的时间,少校看着眼前那些无助的面孔,嘴里有说不出的味道。

“从仓库出来后,火山基地那边就失去了原本属于他们的巨大优势了。”卡西亚这时说着,身体再度缩了缩,“敌人那边,规格和实力好像也并不会输下多少。只是我们不知道远海共同国那边的具体情况,对于敌人的身份地位,没有全面了解、、、、”

“叮、、、、”话没有说完,卡西亚躲起来的这个简易堡垒就从中间被子弹破开,几块碎片划破了他的衣服,身上的新鲜伤痕正被寒风撕扯出鲜血。

“没想到这么快,先到车厢侧面去!”少校借由车厢侧面焊接上的黑铁钢板的一些凹痕和凸角,一点点荡向两节车厢的连接处。8)

上饶癫痫病
上饶癫痫病医院
上饶癫痫病医院费用
上饶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上饶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